中国新一轮城市“暗战”已然打响。


前不久,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,会同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、国家统计局向社会发布了18个新职业信息。


其中,电子数据取证分析师、密码技术应用员、服务机器人应用技术员、智能硬件装调员、工业视觉系统运维员、集成电路工程技术人员6个新职业赫然在列,占据了本轮发布职业的三分之一。


它们有一个共同特点:



都属于“数字经济”职业范畴。


没有一个领域的新职业发布数量,堪与“数字经济”相比。


风向已经很明确。


今年3月发布的全国“十四五”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中,“加快数字化发展和建设数字中国”单独成篇,“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”被列入社会发展指标。而从2021政府工作报告来看,各大城市已纷纷入场抢滩。


首当其冲的,是4个一线城市和15个新一线城市。


其中,现有5G基站数量位居第13位的西安,很值得注意。



为什么这么说?


这里要提到一件事,2019年9月,“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”上升为与京津冀协同发展、长江经济带发展、粤港澳大湾区建设、长三角一体化同列的国家战略。去年以来,从中央到地方,都在紧锣密鼓推进相关工作。


而在冲刺“数字经济”头部阵营的19座城市中,西安是“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”这条经济带里的唯一一座。


“高质量发展”的未来是数字经济,黄河流域西安又是最重要支点之一。


要承载的区域带动责任很明显了。


问题是,怎么做?能不能做好?


就像先富带动后富一样,我国区域发展的内在逻辑,一直是“由点及面”,也即先集中政策、资源优势,做一个试点,然后以“先进”带动后进,实现集体进步。


而“高质量发展”,也一直有个国家层面的火车头。


这个火车头,就是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。


从历史看:上世纪80年代,我国出于紧跟全球科技革命机遇的考虑,推行了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化发展计划——火炬计划。这后来一盏盏为各地发展照亮方向的“火炬”,就是国家级高新区。1991年小平题词“发展高科技,实现产业化”,就体现了高新区的设立初衷。


从发展阶段看:1988年到2000年,国家工业基础薄弱之时,国家级高新区成为所在城市打造“工业园区”、招商引资的先锋队;2001年到2010年,中国加入WTO,高新区又成为串联世界,补强科技产业的一扇窗;2011年后,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面临产业转型升级的大考,高新区再度成为“率先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”的排头兵。


可以看到,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发展的每个阶段,国家级高新区都成为跑在最前面,摸石头过河的角色。


这一次,发展“数字经济”也不例外。


梳理不难发现,承载19座城市数字技术硬实力的,基本是该市的国家高新区。


换句话说,“数字经济”暗战,主力要看高新区。


西安优势之一,就是拥有1991年3月国务院首批批准成立的国家级新区之一——西安高新区。



中国高新技术产业从无到有,从有到强的阶段,它都经历过了;带动地方经济发展,科教与产业融合的探索,它也都经历了。这正是最早一批国家级高新区的经验优势、产业优势。


只有完整积累了中国现代化的经验,这样的新区,才能站在更宏观、更面向未来长远发展的角度,上接国家战略的寄望,为所在区域持续提供进阶之力。


西高新发力“数字经济”,基础还是很不错的。


数字经济是个新词,通俗说就是用数字技术推动发展的经济形态,但它的相关产业,很早就已进入我们的视野。


它分为两个范畴: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。


听起来像文字游戏,但内涵相差很大。


“数字产业化”是基础,是数字产业本体,比如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、互联网行业、人工智能等。


“产业数字化”则有点类似互联网+,不妨把它理解为“数字+”,即让传统产业应用数字技术,实现产能和效率提升,比如智能制造、工业互联网、智慧农业、平台经济等。


就此来说,西高新很早就在做这些事儿,且积累相比很多长三角城市的新区,一点不虚。


以很多西安人都知道的,西高新位列全国前茅的三大主导产业为例,其中两个主导产业,如半导体、软件信息为核心的电子信息产业,处于“数字产业化”领域;而“新能源汽车”等为核心的先进制造业,则位列“产业数字化”。


特别是半导体、软件信息产业,可说是西高新最硬的牌。


前不久,工信部发布的《2020年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统计公报》显示,高新区电子信息出口占陕西10%、软件出口占西安的100%,而在软件收入前十强中,西安以2732.5亿居第九,超过了青岛和武汉。



(图片资料源于城记智库)



企业数量来看,软件和信息服务相关企业超过了2800家,包括Intel、三星、IBM、阿里巴巴、华为等36家世界500强企业研发机构,还另有中软国际、中兴、海康威视、大华等47家中国软件百强企业,其中收入过亿的企业就有148家,从业人数超过了23万。


软件产业基地来看,区内的西安软件园2020年排名科技部“火炬计划”软件产业基地No.5,系“国家软件产业基地、国家软件出口基地”双基地。




从2017年来,可以明显感受到,西安想要把“半导体、软件”产业做到全国标杆。


这一年,首届全球“程序员”节开幕,其年度主题即“数字丝路、码动未来”。


西安提出一个口号,打造“中国程序员之都”。用数据来说话吧,地处西高新的软件新城,目标是2025年末,聚集程序员超50万人。来自IDC的数据是,中国总共有185万程序员(包括业余爱好者)。如果西高新这一目标能够实现,中国超过四分之一的程序员就聚集在西安了。


看起来很低调,但其中雄心,足以令业内人震撼。


而基于这样一个庞大程序员群体,西高新目标是促进数字经济规模突破5000亿元,建设数字丝路明珠、软件研发名城、产城融合样板。



此外,“半导体”方面,西高新的产业前景,不输“软件”领域。


这里诞生过我国第一台极小规模集成电路微型计算机、第一块16位微处理器。2000年开始,美光、英特尔等先后入驻;2014年,主攻高端存储芯片市场的三星电子西安项目一期投产;而今,投资150亿美元的三星电子二期工程,预计今年年中建成,其满负荷投产后,闪存芯片产能将占三星电子全球同类产品产量的40%。去年11月,《科创板日报》又援引消息人士信息透露,三星三期项目将再度投放150亿美元,押注5G、汽车芯片方面。这对西安未来在5G、新能源汽车制造方面追赶超车的助力,是可以想见的。



如今,西安半导体企业超过200家,产业规模位列国家高新区第四,仅次于中关村、上海张江区和深圳高新区。2020年,高新区又成立数字经济产业园,引入西门子工业4.0丝路创新中心、区块链技术在干细胞领域应用研究等9个大项目…… 


两大产业你追我赶,无怪乎西安市在2021政府工作报告中底气十足提出,要推进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发展试验区,参与国家先进制造业集群竞赛,推动传统产业智能化、数字化转型。



进入2021,陕西和西安在数字经济方面的动作,有所加快。


3月4日,陕西印发“十四五”规划和2035远景目标纲要,明确要实施网络强省建设行动,推进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,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。


4月1日,陕西数字经济试点示范工作推进会上,西高新被认定为省级数字经济示范区,区内的西安软件园被认定为省级数字经济示范园,天地一体化信息网络西安信息港等被认定为省级数字经济示范平台。


同天,在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秘书长联席会议上,西安高新区管委会负责人表示,将出台政策,建“电子谷”,孵化一批半导体产业链上的优势企业。



或许,动作还可以更多、更快。


从时代趋势来看,数字技术革命已进入全面改造传统经济社会的阶段。有很多人预测,人类生产和生活大规模向线上迁徙,将成为不可逆转的趋势。


在此之下,数字经济和制造经济将呈现两个关系。


一是数字经济对制造经济的替代,比如当人们通过vr游戏来玩网球,现实中的网球娱乐相关需求就可能部分被替代;二是数字经济对制造经济的赋能,比如通过智能制造技术,提升效率和竞争力。


如果这两点只是观察者对趋势的预判,那么近日特斯拉CEO马斯克的脑机接口公司发布的猴子通过意念玩乒乓球游戏的视频,在全球引发震撼,则让人们真正体会到数字革命的颠覆想象。换言之,通过这种技术,未来人的数字化,人的意念、记忆上传线上,将真正构画一个前所未有的数字世界。


与此同时,浙江、江苏、河南,甚至连同处西部的西藏、甘肃、青海,都不约而同提出了发力数字经济的硬举措。


对于地处西北,擎起内陆改革开放新高地的陕西与西安来说,对于打造“一带一路”创新之都的西安高新区来说,如何集中更多资源,拿出更多举措,快人一步抢抓风口,甚至力争“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”,或将很大程度成为陕西、西安决胜未来的关键之笔。



某种程度上说,今天的西安,城市命运已不仅关乎西安本身。作为关中平原城市群的核心城市,作为黄河流域经济带的重要支点,也是该经济带最有力的科创之城,西安正被国家和地方寄予越来越多厚望。如最近舆论热议的郑州、洛阳、西安打造高质量合作带,《消费日报》就指出西安的科技创新力量,能在“智造”方面为区域其他城市提供巨大能量。进而言之,未来的西安,完全有望通过数字技术、数字产品的输出,对区域赋能,带动周边城市成长。而形成对照的是,因地处内陆、产业形态滞后,周边区域对于数字产业化、产业数字化的需求更为迫切。


这或将展现一种有别于产业溢出的辐射模式,也将让西安,让西高新前所未有地与沿海城区一起,并立到开放前沿,打开别开生面的西部大开发2.0画卷。